昆勘故事:坚守的力量——写在中铝国际成立20周年、昆勘院建院70周年之际

来源: 华体电子时间: 2024-01-26

“轰隆隆......”那熟悉的轰隆声,将我拉回了25年前第一次进场的那一天。
1998年,走进昆勘院机修厂,引入眼帘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,大家都在忙着为一线项目赶制一批钻头。放眼望去,诺大的厂房里,师傅们个个都是满头大汗,但却始终面带微笑。
愣着干什么,小王,快来帮忙。白背心、工装裤,偶尔擦在身上、脸上的油渍,这是我对郭金山的第一印象。在他熟练地操作下,一个符合规格的钻头就诞生了。
当年,只有不到20人的机修厂,供应着昆勘院各项目所需的钻具,大家齐心协力、众志成城,一心当好昆勘院的后盾力量。可就是这样一个企业,也遇到了当时很多国有企业所面临的问题。
20001220日昆勘院机修厂宣布撤销,这个成立了30多年的小厂,在一夜之间就散了。这是大家从未料想得到的结果,失落伤心之余,除了接受现实大家都无能为力。
山穷水尽漫道难行
厂里年纪大一些的职工回家等待,盼望着政府和院里能出台一些相关的安置政策,这样便也能回去颐养天年。最苦恼的要数那些上有老,下有小的青壮年,机修厂曾是他们的第二个家,是他们赖以生存,赖以养家的来源,机修厂没了也就意味着他们的生活没有着落了。被生活的重担压得透不过气的他们只有忙着找寻其他出路。对于我们这些进厂没有几年的年轻人来说,虽然境况堪忧,但与其他人相比压力就显得不是那么沉重。出去找份工作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,至少我是这么想的。
200111日,机修厂的全部职工就正式下岗了,每人每月只能领取176元的生活费。有关系的谋得了其他职位,有能力的也找到了出路,没关系没有能力的,就只有在家休息,等待重新上岗的机会。一夜之间,机修厂人去厂空,只有看守大门的阮师傅还坚守着他的岗位,而他也将在不久后退休。谁都不知道这里,这个曾经养活了一大帮人的,日夜生产30年的机修厂还会不会等到重生的那一天。
孤军奋战 困难不敌
然而,就在机修厂宣布倒闭的半年后的一天——200161日,机修厂竟又响起了隆隆的机器声,但整个厂区只有机修厂的职工郭金山一人。原来,他在找工作时多次碰壁,不得已又回到了机修厂。用他的话说:哪里都没有人要我,看来只有机修厂是我的容身之地。经过与院里多次协商,最后达一致:郭金山每年向院里交1100/年的设备占用费,其余生产等事均由他个人来运作,也就是向院里承包了机修厂,自负盈亏。
厂子承包了,总得有任务做吧,要不然怎么交那1100/年的设备占用费。这是郭金山最头痛的事,也是机修厂唯一的出路。他四处奔跑,到院里各分院找老领导,到以前西勘司找老同事,到社会上找老关系……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四处奔波,郭金山总算找到了一批钻具的加工任务。这是机修厂的第一个任务,冷却了大半年的机床设备终于又再次响起了充满希望的隆隆声。可是,由于工期紧,如果只有郭金山自己一人,就算加班加点地干也交不出成果来。怎么办呢?思索再三后,郭金山把机修厂退休的老职工请来了,把待岗的小青年叫来了,把原来打临工的小朱也找来了……这样日夜赶工,总算是圆满地完成了第一个任务,也算是可喜可贺。但是,完成了这批任务下一批任务在哪里呢?想要留住大家,那就只有不断地寻找新任务,郭金山深知这一点。
物换星移 责任难弃
郭金山的辛勤经营,一晃眼就过了近四年。伴随着机修厂与日俱增的任务量,郭金山和机修厂迈入了2004年。这一年,整个国民经济都在复苏,院里的生产经营任务的也在增加,也就是在这年,院合同收费首次双双破亿元。这一年,机修厂也终于有了自己的车,一辆白色微型车!任务多,郭金山的事更多。他一边跑任务,一边买材料,还一边收款,忙得不分昼夜。
由于工作太忙,休息时间太少,长期的疲劳积压在他身上,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
在一次去购买材料的途中,劳累过度的他没有看清夜色中前方的一堆山也似的泥沙——慌忙之中,车翻倒在了泥沙中。万幸的是,这场意外没有给他带来生命危险。当郭金山从车里爬出来时,他的脑中一片空白。寒冷、恐惧和无助包围着战战巍巍的他,黑夜中,他已不知道家在何方。抬头看,天空中只有北极星在闪烁着微弱的光……
困难和危险并没有阻止郭金山前进的步伐。2009年昆明加快了新昆明建设,机修厂原来所在位置被列入了改造项目用地,面临选址搬迁。新厂址必须满足用电用水的需要,而院里原有的白沙何仓库,在这几方面都存在问题,改造工作紧锣密鼓的开始了。半年过去了,机修厂完成了全部改造、搬迁、安装等工作。同时,为了减少搬迁造成的损失,提高工作效率,郭金山购买一台数控机床,还专门聘请了技术专家到厂里进行指导。待数控机床正式投入使用后,工作效率明显提高一倍,劳动强度也降低了一倍,真正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。这让一辈子操作机床的他尝到了甜头。
2010年底,机修厂已经从2001年的1个人发展到了20多个人,最多时候曾达到30多人。任务来源由原来的院各生产部门、勘察单位、私人单位等多种供给主体构成的多样性模式,转变为以满足院各生产部门为主,其他生产单位为辅的经营模式。这一年,恰逢云南省遭遇百年大旱,院承担了国土资源厅的抗旱救灾任务,打井任务十分艰巨,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。就在这个紧急关头,机修厂毅然决然地把其他单位的生产任务全部停了下来,把全部机器投入到抗旱打井配件加工上,备足了材料,增加了人手,为的就是不要因为配件的不齐而影响了打井任务的按时完成。此时,机修厂已不再是只属于郭金山的机修厂,而是属于全院的机修厂!
郭金山不只一次地提到:机修厂的发展离不开院里支持,只要院里需要他,他会倾全力完成,三年的抗旱打井工作,机修厂加工的钻杆成千上万,最多时,整个机修厂堆满了材料和备件,提货的车只能在外面排队。我们虽然只是一个小工厂,但也要承担起一份不小的 社会责任。
机修厂1969年成立,1982-1986年是机修厂最辉煌的时光,当时整个厂里有28人,车、钳、铣、焊、锻工种一应齐全,产值最高也就到20万元,而现在机修厂以一人之力的坚守完成了近300万的产值,也让我们看到昆勘院在走过的66年里,有多少个昆勘人为之坚守,创造出多少的奇迹,使昆勘院现在仍呈现蓬勃生机,相信我们一定能在院公司领导的带领下,只要大家坚守初心 勇担使命,一定能创造出更多的神话,最终实现把昆勘院建设成为中国一流勘察(查)设计研究企业的伟大远景!

集团首页|联系我们|公司介绍|招聘公告信访联系

版权所有 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34488号-1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155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99号C座